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厚土高天周原地

平淡而真实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知足常乐的平凡人,[1975年入伍.铁五师廿二团修理连电工班,1976年5月调五师宣传队,先在陕西省歌舞剧院学习长笛,宣传队解散后又回廿二团修理连,1982年退伍,82年在陇县人民剧团,83年底到宝鸡市人民剧团,后又回地方工作2015年2月份退休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已经退出历史舞台的一群人:麦客  

2016-06-01 18:59:0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2016-05-30 侯登科 岐山洪霖

       麦客究竟在黄土高原上形成了多少年代,无据可查。在准备为《麦客》补充文字史料期间,我曾大量翻阅图书馆所存的陕西,甘肃的地方志和部分乡土志,但见朝代更迭、宗族源流、人物华表、官制荒政、物产田赋、烈女贤人、山川水泽、人情祥异均有记载,就是没有麦客、客工、赶场的只字片言。兰州的吴平关兄还托了学人专家,自己又在图书馆“猫”了一个礼拜也无结果。连自诩有“善待麦客”民风的“凤翔府”的明、清、民国几个地方志版本也查无出处。


        我一时迷惑:年复一年几万十几万的人流,先人们真是视而不见?传说还不如眼睛?静下心来又觉得合情合理:“下苦人”三字就已说明一切。在我们的文化潮流中,“民”和“人”是大有区别的,对于常人,只有民,没有人。从司马迁到后代史家,哪个给“民”树碑作传?已有的历史不外是些大人物的“家谱”编撰、孔孟之道的“世袭”繁衍,文人墨客的“济世”志表。明清以降虽有了市井小人的言吐,大都还是演变到光宗耀祖的套路上去了,成了“苦去甘来”的伦理饰物和道德注脚。


        作为“人”的先辈,或被遮在蟒袍下,或消弥于经注里,或就一代一代地被历史的笏板挡住了脸面,只闻其声,不见其颜。一代诗圣杜甫虽有悯世惜民的《卖炭翁》,但却难见卖炭“人”。如若“麦客”也能经见于史料,那还是我们的历史吗?麦客是入不了正史的,入野史,也难。只能一代代地自我作传,从古至今。





       麦客们被历史的黄土地埋得太深太久,什么时候才能“逛”出个换了身份的人来,理直气壮,硬硬邦邦,堂堂正正?“逛”丢自己的泥土精神和乡土人格,超越生存境遇的无奈,不再让家中的妻儿老小提心吊胆地期盼归来!


      数年拍摄,我忘不了麦客们“赶场”的韧性,不停歇地走、走、走。一般情形,麦客们不愿在一个村子按同一价格受雇“第二场”,天再晚,也要赶向集镇;告别雇主的热情挽留,为了第二天能重开新价多挣几块钱,十几里几十里地疾行,不顾疲劳,不惜身体,竭尽生命的能量,赶、赶、赶!


       “赶场”,是麦客一年一场的劫数?人生一场的真谛?有人赶了一场又一场,悠悠;有人一场又一场赶,惶惶;有人赶个往复又来,有人复往一场又去;有人于场中开赶,有人于赶中终场,把个身家性命搁在他乡!“赶场”,太朴素,太直白,太简单,太深重,也太严酷!什么时候,麦客们才能赶尽他们命运的金黄,让人生绿它一场?


        我无奈,麦客无奈,黄土高原无奈,我能用眼睛接住麦客的叹息吗?我能用叹息擦拭麦客的汗水吗?我能用汗水去饰掩无奈吗?或者,沙哑地呼唤生存力、生命力的现代再造?我不能为麦客的故事预期结尾,也不能为麦客的传说划上句号。黄土高原上,黄越来越多,绿越来越少。如若麦客真的消失了,布谷鸟会赶着收割机的轰鸣飞来吗?我不知道。或许,历史进步的本身就反差鲜明?我知道该为麦客“立此存照”。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